首页
论文
讲座
会议
课程
法规
案例
法律资源
法律百科
专题
教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案例>>正文
 
【审判名称】:原告袁杰与被告韩文安探视子女权纠纷案
【审判程序】:一审
【案件分类】:民商法学
【公 布 号】:
【裁判文书字号】:(2003)高新民一初字第13号
【裁判文书类型】:裁定书
【裁判时间】:二OO三年三月十日
【受理法院】: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
【案由】:

【案例全文】:

  原告袁杰,女,1967年11月6日出生,汉族,西南交大职工,住成都市西南交通大学南园22幢3单元15号。

  委托代理人袁洪春,四川成都新开元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人。

  被告韩文安,男,1965年10月2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住成都市一环路南三段2号。

  原告袁杰与被告韩文安探视子女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2年12月1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程为清独任审判,于2003年1月7日公开开 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袁杰及委托代理人袁洪春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韩文安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原告袁杰诉称,2000年9月5日,原告与被告经法院调解离婚,约定婚生女韩亚峰随原告袁杰生活。2002年6月、9月,被告韩文安在探望韩亚峰后,两次不将韩亚峰送回原告袁杰处,经法院强制执行后才送回到法院;同年10月,被告韩文安在行使探望权后,再次未将韩亚峰送回到原告处至今,袁杰遂于同年11月15日再次向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被告韩文安将其女韩亚峰送回到袁杰处,该案现尚在执行中。被告韩文安在行使探望权时,多次侵害原告的监护权,给原告带来巨大的精神伤害,故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将韩亚峰送回到原告处;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2 500元;中止被告对韩亚峰的探望权等。

  原告袁杰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和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一、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2000)金牛民初字第1670号民事调解书,用以说明2000年9月5日,原告袁杰与被告韩文安在金牛区人民法院解除了婚姻关系,婚生女韩亚峰随原告袁杰生活,被告韩文安每月支付生活费300元给原告袁杰。

  二、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2002年11月15日向原告袁杰出具的诉讼收费专用票据及同日袁杰向该院递交的强制执行申请书,用以说明原告袁杰于当日向该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要求被告将其女韩亚峰送回到原告袁杰处。

  三、2002年7月24日,原告袁杰向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递交的申请书,用以说明当日袁杰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后,被告韩文安将其女韩亚峰送回到了原告袁杰处。

  四、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2002)金牛民初字第2889号民事判决书,用以说明2002年9月,被告韩文安向该院要求变更其女韩亚峰的抚养关系,被该院判决驳回了诉讼请求。

  被告韩文安未予答辩。

  对于原告提供的上列证据,由于被告未到庭当场发表质证意见,自愿放弃自己的诉讼权利,视为其认可原告所举证据。故本院对原告所陈述的事实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和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就上述确认的事实,本院认为,一、关于被告韩文安是否侵害了原告的监护权及被告是否应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的问题。由于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与财产损害赔偿责任同属侵权损害赔偿,故精神损害赔偿的成立要件也应具备以下四个条件:1、有损害后果,即因人格权益等有关民事权益遭受侵害,造成受害人“非财产上损害”——包括精神痛苦与肉体痛苦;2、有违法侵害自然人人格和身份权益的侵权事实;3、侵权事实和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4、侵权人主观上有故意和过失。被告韩文安虽在行使对韩亚峰的探望权后,至今未将其女韩亚峰送回到原告袁杰处,但原、被告双方并未对韩文安行使探望权的时间、地点进行约定,因此被告是在合法的前提下将韩亚峰带走并行使探望权的。现被告未将其女送回到原告处,系其不执行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2000)金牛民初字第1670号民事调解书的行为,并非侵权行为,且该执行程序现仍在进行,并未终结。故被告韩文安的行为不符合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之二“有违法侵害自然人人格和身份权益的事实”存在。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金钱赔偿属于较严重的责任承担方式,而责任承担方式与责任的大小存在一定的均衡性,只有造成较为严重的损害后果,主张金钱损害赔偿才属损害与责任相当,这符合平均正义的司法理念,而本案原告袁杰并未向本院提供造成较为严重的损害后果的证据。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非法使被监护人脱离监护,导致亲子关系或者近亲属间的亲属关系遭受严重损害,监护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从该条规定可看出被监护人脱离监护人的监护仍应当是因非法产生并有严重后果,监护人才可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而上文已论及该案并非有上述两个条件产生,故原告袁杰也不能就此向被告韩文安提出停止侵权并赔偿精神损害之诉请。因此,原告援引该条要求被告进行精神损失赔偿,从法律与事实上均无据支持。

  二、关于原告袁杰要求中止被告韩文安对其女韩亚峰的探望权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本案原告袁杰未向本院提供被告韩文安在探望韩亚峰时有不利于韩亚峰身心健康的证据,故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袁杰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其他诉讼费100元,共计200元,由原告袁杰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程为清

  书 记 员 范 莉

上一案例:孙福贵、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下称科普[2010-4-18]
下一案例:原告大西南制药公司与被告强宇公司不当[2010-4-18]
 
  案例搜索:
  相关案例
·孙福贵、上海科学普及出版
·原告大西南制药公司与被告
·原告李力与被告富丽公司、
·原告高科公司与被告林某欠
·借款合同纠纷案
·石家庄福兰德公司诉北京弥
·微软公司诉天津市医药集团
·王蒙诉世纪互联通讯技术有
·王秀岩、王荣丽诉北京森陌
·北京市普顿服装制造有限责

@2010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电话:010-82509050
京ICP备10015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