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雯诉北京市崇文区教委不服申诉决定案ef=h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2004)行字第30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4)二中行终字第246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教委申诉处理决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谢雯,女,13岁,汉族,清华附中学生。   法定代理人:周肖敏(系原告谢雯之母),北京新华航空联运公司会计。   ...
 2010/7/17
 彭健诉昆明理工大学教育管理行政不作为案ef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2003)五法行初字第19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昆行终字第30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拒绝颁发毕业证教育行政管理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彭健,男,1978年4月2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阳市人。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彭正心,...
 2010/7/17
 余波诉南昌大学不授予学位案ef=http://juri
 

  (一)首部

 2010/7/17

 郑诗清诉无锡市锡山区教育局不服教育行政处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2010/7/17

 槐永宏等不服石林彝族自治县计划生育局行政征收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2010/7/17

 连国辉诉龙海市民政局不同意撤销婚姻登记案
 

  (一)首部

 2010/7/17

 杨帮碧不服崇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予办理退休手续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四川省大邑县人民法院(2004)大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不服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批准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杨帮碧,女,1953年3月16日出生,汉族,四川省射洪县人,原系四川省崇州市乡镇企业贸易中心职工,住四川省崇州市崇阳镇金龙街法院家属楼。   委托代理人:徐平伦,四川成都彰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
 2010/7/17
 常德汇元经济开发总公司不服常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理决定案ends j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2004)武行初字第4号。   2.案由:不服行政处理决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常德汇元经济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汇元公司)。   法定代表人:沈英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恒明,湖南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被上诉人):湖南省常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
 2010/7/17
 福清市胜德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不服福清市社会劳动保险公司否定工伤理赔案ends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2004)融行初字第04号。   2.案由:不服工伤理赔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福建省福清市胜德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为福建省福清市高山镇坑下垅上工业小区。   法定代表人:翁则友,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许永东、连丽容,福建浩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福建省福清市社会劳动保险公司...
 2010/7/17
 林启可诉龙岩市劳动鉴定委员会工伤重新鉴定结论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法院(2004)岩行初字第40号。   2.案由:不服工伤重新鉴定结论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林启可,男,1950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矶头水电站,住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矶头水电站宿舍。   委托代理人:蓝兴生,福建金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福建省龙岩市劳动鉴定委员...
 2010/7/17
 吴志定不服海安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法院(2004)安行初第0017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通行终审第0142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吴志定,男,汉族,江苏海安县人,住江苏省海安县海安镇江海东路。   委托代理人:周东华,江苏南通维多利...
 2010/7/17
 杨永达不服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2004)集行初字第3号。   二审裁定书: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厦行终字第46号。   2.案由:不服工伤事故责任认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杨永达,男,汉族,1967年3月2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西村下庄社(一),系福建省厦门市鑫永达塑料制品厂负责人。...
 2010/7/17
 吕全东等人不服雅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2004)雨城行初字第1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雅行终字第16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工伤认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吕全东,男,生于1951年11月19日,汉族,住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农民,系吕江涛之父。   原告(上诉人):汪宗淑...
 2010/7/17
 陈宽礼诉如皋市人民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通中行初字第0018号。   2.案由:诉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陈宽礼,男,1944年10月1日生,汉族,江苏省如皋市人,农民,住江苏省如皋市下原镇腰庄村。   委托代理人:周昌明,男,1944年10月4日生,汉族,江苏省如皋市人,农民,住江苏省如皋市吴窑镇小马村...
 2010/7/17
 高忠民诉凤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ef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法院(2004)凤行初字第05号。   二审判决书: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滁行终字第16号。   2.案由:诉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高忠民,男,1946年生,汉族,个体户,住安徽省凤阳县府城镇体育路1号。   委托代理人(一审):范永红,安徽省凤阳县148法律服...
 2010/7/17
槐永宏等不服石林彝族自治县计划生育局行政征收案ends juristlwxlw.ru
上传时间:2010/7/17
浏览次数:14525
字体大小: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04)石行初字第2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计划生育局征收社会抚养费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槐永宏。

  原告(上诉人):李咏徽,又名李培英。原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邮政局职工。

  被告(被上诉人):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计划生育局(以下简称石林县计生局)。

  法定代表人:张睿高,陔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凤仙,中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诉讼代理。

  委托代理人:黄丽英,系石林县计生局法规科科长,特别授权代理。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储平;审判员:高菊玲、李正和。

  6.审结时间:2004614日。

  (二)诉辩主张

  1.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告石林县计生局于200384日作出石计生征决字[2003]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该征收决定认定,原告槐永宏、李咏徽于1992416日结婚,1993123日生育一个女孩。20025月石林县计生局接到李咏徽计划外怀孕的举报,便于同年626日组织人员找到两原告做工作,并带李咏徽到石林县计生服务站做检查,确诊其怀孕6个月。考虑到李咏徽身体等方面的原因,石林县计生局建议李咏徽到上级医院做终止妊娠手术,并作出石计生征决字[2002]2号征收计划外怀孕费处理决定书,但两原告未终止妊娠,于2002915日在石林县医院产下一女婴。

  被告认为两原告的行为违反了《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属违法多生育。根据《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和《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两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135 95420元。

  2.原告槐永宏等诉称:其两夫妻于1992416日结婚,1993123日生育长女槐芯。2002年其夫妇再次意外怀孕,但由于李咏徽的身体原因,无法做终止妊娠手术。20036月,被告石林县计生局和县邮政局的领导到其家中,要求李咏徽到县计生服务站检查,其夫妇积极配合到县计生服务站做了检查。经检查医生告知其夫妇,由于李咏徽身体方面的原因,不能做终止妊娠手术。被告又要求其夫妇到上级医院做手术,其两人也积极配合,到上级医院做了检查,经上级医院检查,明确告知不能做终止妊娠手术。无奈其夫妇只得将孩子生下。200384日,被告以其夫妇违法生育,按最高标准对其夫妇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135 95420元的决定。2003123日其夫妇向石林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决定认定征收抚养费过高,但仍维持了被告的决定。被告已经征收过一次,又再一次进行征收,是重复收取,违反了“一事不再罚”的原则;其夫妇均是失业人员,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征收的标准是5倍至10倍,按最高标准征收明显不合理,显失公正;其不是辞职生育,而是身体方面的原因;其行为对计划生育的影响并无被告说的那么严重;被告第一次征收依据的是路政发[1991]24号文件,询问笔录上明确记录如生育要按该文件处理,故现在也应按这一文件进行处理。诉请撤销被告的征收决定。给予从轻处理。

  3.被告石林县计生局辩称:两原告隐瞒了其故意违法生育的事实,对行政复议决定书做了断章取义的引用。计生局在接到李咏徽计划外怀孕的举报后,于2002626日组织全局干部找到两原告进行调查,发现原告李咏徽已于2002515日向单位提出辞职申请,529日县邮政局批准同意原告李咏徽辞职;530日办理交接手续,612日报县人事局审批备案,由此可见,原告在为故意违法生育做准备。当日上午经对原告李咏徽进行询问,李咏徽承认其怀孕5个月,计生局要求两原告到县计生服务站做检查。但两原告不配合,直到下午1时才做检查,经检查李咏徽已怀孕6个半月,由于李咏徽身体方面的因素,在服务站不能做终止妊娠手术,计生局要求李咏徽到上级医院做终止妊娠手术。628日,计生局决定对两原告征收计划外怀孕费1万元,两原告不履行处理决定,计生局申请石林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后,两原告未向计生局汇报到上级医院做手术的有关情况,更未提交上级医院出具的不能做终止妊娠手术的任何证明,而是于2002915日在石林县医院产下一女婴。两原告的行为,在石林县造成了不良影响。对原告作出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经石林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予以维持。计生局针对的是原告的违法生育行为,所做征收决定不是重复征收。另外,《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第三条未明确规定征收要考虑当事人的收入情况,其主要考虑的是两原告违法生育的情节和社会影响;计划外怀孕费作为加收的计划外生育费与社会抚养费是两个不同性质的费用,不应扣减,但考虑到两原告的实际收入水平,可以作相应的扣减。其征收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即便存在合理性问题,也不应撤销,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原告槐永宏、李咏徽于1992416日结婚,婚后于1993123日生育一个女孩。20025月石林县计生局接到反映原告李咏徽计划外怀孕的举报,便于同年626日找到两原告进行调查,分别对两原告做了询问。当日两原告到石林县计生服务站做了检查。经石林县计生服务站检查,李咏徽怀孕6个月,但由于李咏徽身体方面的因素,在服务站不能做终止妊娠手术,石林县计生局要求李咏徽到上级医院做终止妊娠手术。石林县计生局并于2002628日对两原告作出征收计划外怀孕费1万元的处理决定。2002913日石林县计生局以两原告不履行处理决定为由,向本院申请执行征收计划外怀孕费1万元的处理决定。经审查,本院于2002108日作出行政裁定书,裁定准予执行征收计划外怀孕费1万元的处理决定。经本院执行,两原告向被告石林县计生局交纳了1万元的计划外怀孕费。

  两原告在被告作出征收计划外怀孕费的处理决定后,仍未能采取措施终止妊娠,并于2002915日在石林县医院产下一女婴。200384日,被告石林县计生局以两原告的行为违反了《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属违法多生育为由,根据《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和《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项的规定,对两原告作出石计生征决字[2003]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决定对两原告征收社会抚养费135 95420元。原告不服该征收决定,于2003123日向石林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2004228日石林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作出石政复决[2004]1号复议决定,维持石林县计生局的征收决定。

  原告槐永宏、李咏徽分别于20038月、9月领取再就业优惠证,20037月至12月期间,原告槐永宏每月从石林县民政局领取50元的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立案审批表,证实被告的案件来源及立案情况。

  2.结婚登记申请书、两原告及其长女的身份证明,证实原告的婚姻及生育状况。

  3.工作笔录2份,证实两原告计划外怀孕的事实。

  4.征收计划外怀孕费处理决定书、送达回证,证实两原告计划外怀孕违反《云南省计划生育条例》应受处罚的事实。

  5.执行申请书及行政裁定书,证实经石林县人民法院审查,准予强制执行被告征收计划外怀孕费处理决定的事实。

  6.石林县人民医院出具的证明,证实原告于2002915日违法生育的事实。

  7.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及送达回证,证实被告对原告作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事实。

  8.复议决定书,证实经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复议维持被告作出的征收决定的事实。

  9.再就业优惠证2份,证实两原告系下岗职工,生活困难的事实。

  10.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证实两原告生活困难,原告槐永宏自200371日起,每月领取50元保障金的事实。

  (四)判案理由

  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被告先后两次对原告作出过两个征收决定,第一次作出的是征收计划外怀孕费的决定,依据的是原《云南省计划生育条例》的相关规定,原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对计划外怀孕经动员仍不中止妊娠的,征收计划外怀孕费,直至依照本条例第十八条规定采取中止妊娠措施后,再全部退还本人。”被告石林县计生局针对两原告计划外怀孕的事实所作的征收计划外怀孕费的决定,符合原法规的规定,两原告不终止妊娠而生育,计划外怀孕费是加收的计划外生育费。被告现在作出的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针对的是两原告的违法多生育事实,所依据的是自200291日起施行的《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等法规和规章。原告于2002915日违法生育,违法生育的事实发生在《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实施之后,计划外怀孕的事实发生在新法施行前。新法对施行前的行为无溯及力,新法实施前所发生的违法行为,只能按照原规定进行处理。故对原告违法生育的事实,只能按新实施的行政法律法规作出处理,原告要求按照路政发[1991]24号文件进行处理的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本案中,被告对原告所作的征收,根据的是原告不同的违法事实,而依据不同的法律依据作出决定,不属重复征收。

  原告未采取措施终止妊娠,导致违法多生育,依照原路南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路政发[1991]24号规范性文件第四节“限制与处罚政策”第八条的规定:“对计划外怀孕者,必须终止妊娠,经动员不采取措施终止妊娠者按下列规定处罚:1.征收计划外怀孕费1000元至10000元;2.在限期内采取终止妊娠措施的,计划外怀孕费全部退还本人,到期不终止妊娠而生育的,计划外怀孕费作为加收的计划外生育费。”被告所征收的计划外怀孕费根据该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作为加收的计划外生育费;计划外生育费与现在被告所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名称虽不同,但都是针对违法生育的事实而作出的处理,故性质上是相同的,被告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应予扣除。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按照下列规定执行:(一)非农业人口夫妻违法多生育一个子女的,对双方分别按照省统计部门公布的上年度全省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10倍计征”;该条第三款同时还规定:“本条规定的违法生育人员,本人上年度实际收入高于统计部门公布的上年度全省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地州市农民人均纯收入的,还应当以其超过部分为基数加收3倍的社会抚养费。”从该规定,可看出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是计征的主要参考标准,如高于人均水平还要加收,故被告认为《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未规定要考虑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其征收只考虑当事人的违法生育情节和社会影响来作出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对原告所作的征收决定未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确定征收数额,明显与国务院颁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相悖。

  (五)定案结论

  被告石林县计生局作为县级计划生育行政主管部门,具有合法的执法主体资格,其作出的征收决定,虽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被告所作具体行政行为未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确定征收数额,明显与国务院颁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相悖,并且依照本县人民政府路政发[1991]24号规范性文件,先行征收的“计划外怀孕费作为加收的计划外生育费”,因计划外生育费与社会抚养费名称虽不同,但性质相同,被告未作相应扣减,原告起诉要求撤销被告所作的处罚决定的理由成立。

  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撤销被告石林县计生局于200384日作出的石计生征决字(2003)第7号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

  2.由被告石林县计生局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本案诉讼费用100元,由被告石林县计生局负担。

  (六)解说

  12000315日,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该法自200071日施行。该法的施行使得征收计划外生育(怀孕)费的合法性备受社会关注。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第(六)项规定:“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只能制定法律。”而在立法法施行时,全国还未制定统一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方面的法律,各地计划生育执法,依据的是地方性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对违法生育行为的制裁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超生罚款”,至90年代的“计划外生育费”,200112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为“社会抚养费”,上述名称虽不同,但性质是相同的。

  本案中,原告于2002915日违法生育,该违法行为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和《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施行之后,因上述法律、法规和规章均自200291日起施行。新法施行前,原告已被征收了计划外怀孕费;新法施行后,再对原告进行征收应按什么规定进行,再次征收是否属于重复征收?如何确定征收数额?先行征收的费用应否扣除?

  从法理上讲,新法无溯及力,新法实施前所发生的违法行为,只能按照原规定进行处理。新法施行后的违法行为不能要求按旧的规定进行处理。对原告违法生育的事实,只能按新实施的法律、法规作出处理。被告对原告所作的两次征收。根据原告不同的违法事实,依据不同的法律依据,不属重复征收。但被告先行征收的计划外生育费,因计划外生育费与社会抚养费性质相同,被告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应予扣除。

  2.《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本案被告征收社会抚养费时,未按该法规上述规定的精神结合被征收人的收入水平,对两原告分别按云南省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0倍计征,并且已征收的计划外生育费未作相应扣除,存有瑕疵,该瑕疵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存在合法性问题,还是合理性存在问题?行政复议机关的观点与石林县人民法院的处理意见截然不同。行政复议机关在复议决定书中的意见认为“被告征收数额虽高,但是在法律规定的幅度范围内,属行政机关的自由裁量权”,被告则认为“即便存在合理性问题,也不应撤销,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部分法官也认为,人民法院只能对行政处罚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审查,对被告行政征收的合理性不能审查,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们认为,人民法院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时,如果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与法律规定的原则相违背,就应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合法。被告作出的征收决定从形式上看,在法定幅度范围内,未结合被征收人的收入水平确定征收数额,未对已征收的计划外生育费作相应扣除,存有瑕疵,是合理性存有问题;从实质上看,是被告未按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规定的征收原则确定征收数额,已经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应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合法,而不应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故本案判决撤销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由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是正确的。

  行政法学界关于合理性与合法性问题的划分,没有一个具体明确的标准,严重的不合理在理论上即构成不合法。但从行政诉讼法关于人民法院对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的原则中,可看出人民法院无权对具体行政行为的合理性问题进行审查。因此。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如何判断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存在的瑕疵是合理性问题,还是合法性问题,成了裁判的关键。本案承办法官从法律规定的原则,来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存在的问题作出合法性判断,不失为一次大胆的尝试。

 

  (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储 平)

© 2010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电话:010-82509050  京ICP备06009427号  zhengxiaomin@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