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雯诉北京市崇文区教委不服申诉决定案ef=h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2004)行字第30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4)二中行终字第246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教委申诉处理决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谢雯,女,13岁,汉族,清华附中学生。   法定代理人:周肖敏(系原告谢雯之母),北京新华航空联运公司会计。   ...
 2010/7/17
 彭健诉昆明理工大学教育管理行政不作为案ef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2003)五法行初字第19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昆行终字第30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拒绝颁发毕业证教育行政管理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彭健,男,1978年4月2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衡阳市人。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彭正心,...
 2010/7/17
 余波诉南昌大学不授予学位案ef=http://juri
 

  (一)首部

 2010/7/17

 郑诗清诉无锡市锡山区教育局不服教育行政处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2010/7/17

 槐永宏等不服石林彝族自治县计划生育局行政征收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2010/7/17

 连国辉诉龙海市民政局不同意撤销婚姻登记案
 

  (一)首部

 2010/7/17

 杨帮碧不服崇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予办理退休手续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四川省大邑县人民法院(2004)大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不服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批准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杨帮碧,女,1953年3月16日出生,汉族,四川省射洪县人,原系四川省崇州市乡镇企业贸易中心职工,住四川省崇州市崇阳镇金龙街法院家属楼。   委托代理人:徐平伦,四川成都彰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
 2010/7/17
 常德汇元经济开发总公司不服常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理决定案ends j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2004)武行初字第4号。   2.案由:不服行政处理决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常德汇元经济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汇元公司)。   法定代表人:沈英鹏,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恒明,湖南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被上诉人):湖南省常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
 2010/7/17
 福清市胜德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不服福清市社会劳动保险公司否定工伤理赔案ends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2004)融行初字第04号。   2.案由:不服工伤理赔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福建省福清市胜德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为福建省福清市高山镇坑下垅上工业小区。   法定代表人:翁则友,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许永东、连丽容,福建浩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福建省福清市社会劳动保险公司...
 2010/7/17
 林启可诉龙岩市劳动鉴定委员会工伤重新鉴定结论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法院(2004)岩行初字第40号。   2.案由:不服工伤重新鉴定结论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林启可,男,1950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矶头水电站,住福建省上杭县南阳镇矶头水电站宿舍。   委托代理人:蓝兴生,福建金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福建省龙岩市劳动鉴定委员...
 2010/7/17
 吴志定不服海安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法院(2004)安行初第0017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通行终审第0142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吴志定,男,汉族,江苏海安县人,住江苏省海安县海安镇江海东路。   委托代理人:周东华,江苏南通维多利...
 2010/7/17
 杨永达不服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2004)集行初字第3号。   二审裁定书: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厦行终字第46号。   2.案由:不服工伤事故责任认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杨永达,男,汉族,1967年3月2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西村下庄社(一),系福建省厦门市鑫永达塑料制品厂负责人。...
 2010/7/17
 吕全东等人不服雅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2004)雨城行初字第1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雅行终字第16号判决书。   2.案由:不服工伤认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吕全东,男,生于1951年11月19日,汉族,住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农民,系吕江涛之父。   原告(上诉人):汪宗淑...
 2010/7/17
 陈宽礼诉如皋市人民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ends juristlwxlw.ru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通中行初字第0018号。   2.案由:诉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陈宽礼,男,1944年10月1日生,汉族,江苏省如皋市人,农民,住江苏省如皋市下原镇腰庄村。   委托代理人:周昌明,男,1944年10月4日生,汉族,江苏省如皋市人,农民,住江苏省如皋市吴窑镇小马村...
 2010/7/17
 高忠民诉凤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ef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安徽省凤阳县人民法院(2004)凤行初字第05号。   二审判决书: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滁行终字第16号。   2.案由:诉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高忠民,男,1946年生,汉族,个体户,住安徽省凤阳县府城镇体育路1号。   委托代理人(一审):范永红,安徽省凤阳县148法律服...
 2010/7/17
杨永达不服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ends juristlwxlw.
上传时间:2010/7/17
浏览次数:13355
字体大小: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2004)集行初字第3号。

  二审裁定书: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厦行终字第46号。

  2.案由:不服工伤事故责任认定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杨永达,男,汉族,1967年3月2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西村下庄社(一),系福建省厦门市鑫永达塑料制品厂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一、二审):陈志耿,福建省厦门市集大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被上诉人):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陈世含,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一、二审):张泓,该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一、二审):郑荣华,该局干部。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江鸿斌;代理审判员:王志鹏;代理审判员:涂学斌。

  二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锦江;审判员:林琼弘;代理审判员:孙仲。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04年6月12日。

  二审审结时间:2004年9月16日。

  (二)一审诉辩主张

  1.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以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认定,2003年12月10日5时左右,厦门市集美鑫永达塑料制品厂员工杨征西在操作注塑机台时,其右手手掌被机台压伤。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劳部发[1996]266号)第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其负伤属工伤性质。

  2.原告杨永达诉称:2003年12月10日5时,杨征西在操作注塑机台时,右手掌被机台压伤。有多项证据足以证明此次事故系杨征西自残引起,不应认定为工伤。被告却作出该事故属工伤的确认,该认定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故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于2003年12月26日作出的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并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3.被告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辩称:原告提出的证据不能必然地推断出杨征西有自残行为,即二者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事故的各种特征表明,杨征西所受的事故伤害完全符合工伤的认定标准,故被告依法认定杨征西的负伤属工伤性质,被告作出工伤确认的行政行为认定的事实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三)一审事实和证据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3年10月24日,杨征西进入原告经营的厦门市集美鑫永达塑料制品厂(下称鑫永达厂)务工,具体从事注塑机操作。2003年12月10日5时许,杨征西在操作注塑机台注压衣架时,其右手手掌被机台压伤。2003年12月22日,杨征西向被告提出申请,要求确认为工伤。同年12月26日,被告作出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劳部发[1996]266号)第八条第(一)项之规定,确认该负伤属工伤性质。2004年2月25日,鑫永达厂向厦门市劳动局提出复议申请,厦门市劳动局于2004年3月31日维持了被告关于确认杨征西受伤为工伤的认定。杨永达不服,于2004年4月14日向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表明:

  1.向冉纪海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

  2.向周琼妹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

  3.门诊病历及出院小结。

  4.杨征西要求工伤确认的投诉书。

  5.复议申请书及厦门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厦劳社复决字[2004]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6.杨征西的身份证、暂住证复印件。

  (四)一审判案理由

  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对杨征西在工作中受伤均无异议,本案的争执焦点在于该受伤是否属自残行为。在此前提下,鉴于工伤确认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故如要作出否定判断则须排他性地证明:杨征西故意地、有意识地、为达到某种目的地自己伤害自己的身体。但现有证据仅能证明杨征西严重违规操作机台,无法举证证明其受伤与自残间存在着必然的、唯一的因果关系,故原告要求确认不属工伤的请求无相关的事实依据。被告在收到杨征西申请后,依法进行调查,作出杨征西负伤属工伤性质的认定,该认定的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准确,并无不当。

  (五)一审定案结论

  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维持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杨征西负伤属工伤性质的认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由原告杨永达负担。

  (六)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1)上诉人(原审原告)诉称:1)杨征西一再违规操作,导致了事故的发生,杨征西一再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主观上有自残的故意;2)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决定并不能排除杨征西存在自残的故意。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撤销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

  (2)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辩称:杨永达没有任何证据证实杨征西有自残的故意,杨征西是在工作过程中受到伤害,完全符合《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劳部发[1996]266号)第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其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

  2.二审事实和证据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双方当事人对在一审时所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据此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3.二审判案理由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劳部发[1996]266号)第八条规定:“职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负伤、致残、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从事本单位日常生产、工作或者本单位负责人临时指定的工作的……”本案中,杨征西在鑫永达厂工作期间,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从事指定工作中受伤,双方当事人对此亦无异议。鑫永达厂的投资人杨永达认为杨征西系自残,但未能相应举证。在此情况下,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杨征西的受伤性质为工伤的决定是正确的。杨永达的上诉请求没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4.二审定案结论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杨永达负担。

  (七)解说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争执的焦点主要涉及以下三个问题:

  1.关于杨征西的负伤行为是严重违规还是自残行为的问题

  杨征西的负伤行为是构成严重违规还是自残?这是本案争执的焦点之一。第一种观点认为,杨征西的行为是自残行为。其理由是:杨征西在上班时违反厂方规定,数次改变机台设置,故意将自身置于危险境地,导致事故发生,表现失常,杨征西确有自残倾向,也实施了伤害自己的行为,故该事故系自残,不应认定为工伤。第二种观点认为,杨征西的行为不构成自残只构成严重违规。自残是指有意识地伤害自己的身体,包括加重已有的伤害的行为。对自残的部位、方法和伤害的程度,应从广义上理解,不论是伤害哪一部位,是造成轻伤还是重伤,是利用枪击、刀砍还是其他方法,是行为人自己伤害自己的身体,还是利用他人的故意或者过失行为伤害自己的身体,均属自残的行为。从本案证据和事实情况看,虽证人冉纪海作证证明杨征西违反操作规程,将注塑机台调至自动工作状态,而正确的工作状态系半自动工作状态,在冉纪海发现注塑机台工作状态不对并重新调至正常工作状态后,冉纪海也只是告诉杨征西违规操作会造成模具损坏,杨征西不听劝解,造成右手手掌受伤,也只能表明杨征西的行为系违章行为,而不能排他性地证明:杨征西故意地、有意识地、为达到某种目的地自己伤害自己的身体。即从本案证据情况看,现有证据仅能证明杨征西严重违规操作机台,但无法证明其受伤与自残间存在着必然的、唯一的因果关系,故原告要求确认不属工伤的请求无相关的事实依据。法院在审理该案时采纳第二种观点是正确的。

  2.关于杨征西受伤事故是否为工伤事故的问题

  杨征西受伤事故是否为工伤事故,这也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第一种观点认为,杨征西受伤事故不是工伤事故。其理由是:杨征西系自残。《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九条规定:职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造成负伤、致死、死亡的,不应认定为工伤:(1)犯罪或违法;(2)自杀或自残;(3)斗殴;(4)酗酒;(5)蓄意违章;(6)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的规定。据此应当依法认定杨征西的受伤事故不属工伤。第二种观点认为,杨征西受伤事故是工伤事故。其理由是:杨征西作为原告职工,在从事单位日常生产、工作时,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违规操作造成意外伤害,且这种违规操作在此之前杨征西只是从他人那得知可能会造成模具损害,而并无违规操作将造成身体伤害的概念,被告根据劳部发[1996]266号《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一)项之规定,认定杨征西受伤事故为工伤事故是正确的。法院认为:杨征西受伤事故是否为工伤事故应当从本案劳动关系的建立、工伤的概念、举证责任等方面加以分析:(1)本案劳动关系的建立。杨征西于2003年10月24日进入原告经营的鑫永达厂工作,已形成合法的劳动关系。(2)“工伤”概念的理解。所谓的工伤是指因公负伤,简称“工伤”。只要是在执行日常工作和企业行政方面临时指定或同意的工作,或在紧急情况下虽未经企业行政指定但于企业有利的工作,以及从事发明或技术改进工作而负伤者,均为因公负伤,也就是工伤。本案中杨征西作为原告职工,在工作期间,由于非出于故意的操作上的问题而受伤,根据劳部发[1996]266号《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应认定其受伤事故系工伤事故。(3)举证责任的承担。本案中,被告认定杨征西的受伤系工伤事故,主要证据是:向当时与杨征西一同工作的冉纪海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杨征西在从事本职工作时负伤;向周琼妹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证明杨征西没有伤害自己的主观故意;门诊病历及出院小结,证实杨征西的伤情等证据。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只是认为杨征西数次改变机台设置,导致事故发生,表现失常,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对所主张的杨征西自残的观点也无相应证据证明。综合全案证据,仅能证明杨征西严重违规操作机台,无法证明杨征西的受伤与自残间存在着必然的、唯一的因果关系,从而否定杨征西的工伤性质。因此,杨征西的受伤属工伤性质。

  3.关于被告所作出的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根据杨征西自残行为所导致的受伤事故而作出的该工伤决定是非法的;第二种观点认为,杨征西在工作中虽有违规行为,但无证据可以证明其系自残,因此,被告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合法的。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审理行政案件的中心任务是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该工伤决定是否合法,是本案审查的核心。对此应当从主体、程序,实体、适用法律等进行分析。

  (1)从主体上看。根据劳部发[1996]266号《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七条“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劳动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工作”和第十一条“劳动行政部门接到企业的工伤报告或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申请后,应当组织工伤保险经办机构进行调查取证,在七日内作出是否认定为工伤的决定”的规定,工伤认定职责是由与职工形成劳动关系的企业报所在地劳动行政部门履行。据此,被告是根据法律、法规赋予的职责而作出本案工伤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四款“由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该组织是被告”的规定,被告是由法律、法规授权组织,被告作出的该工伤决定是履行其法定职责,具备被告主体资格。

  (2)从程序上看。1)杨征西受伤;2)杨征西受伤后被送往厦门市中山医院救治,并根据该院诊断为右手毁损伤的伤情,于2003年12月22日向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3)厦门市集美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根据以上证据以及所调查的事实作出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的具体行政行为,其程序是合法的。

  (3)从实体上看。1)杨征西与原告所投资的鑫永达厂是合法的劳动关系,原告对此予以确认;2)杨征西改变机台设置的行为是违章行为不构成自残;3)杨征西的违章行为与原告的过错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原告的安全防范规定未能落实到人且其余工友说不能改变机台设置时也只是说可能导致模具损坏,对是否将造成人身损害未明确告知,导致杨征西工伤事故的发生;4)杨征西的违章行为主观上是一种过失,轻信能够避免,客观上是在生产和时间区域内因意外而受伤,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杨征西的受伤结果系其本人恶意所为,因此杨征西的行为不构成自残;5)被告在处理工伤认定中,正确区分自残与违章行为,并根据杨征西的受伤事故的主客观原因认定其为工伤事故是正确的。

  (4)从适用法律、法规上看。被告根据劳部发[1996]266号《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八条第(一)项的规定,确认杨征西的负伤属工伤性质,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本案一审法院判决维持被告所作出的第2003107号厦门市职工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的具体行政行为,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法院判决是正确的。

© 2010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电话:010-82509050  京ICP备06009427号  zhengxiaomin@ruc.edu.cn